关闭

写信的人越来越少,邮筒还会打开吗?

2018-04-12  11:36:55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ca88亚洲城官网首页   作者:盛鸥鸥

邮政公司:不管有无信件,每天按时开箱

近些年来投递的大部分为商业信件,个人信件呈下降趋势

近日,租住在黄岩江口街道上辇村的汪先生拨打本报热线88894000询问,自己想给安徽老家的亲戚写封信,但想到现在写信的人越来越少了,不知道信投进邮筒后能不能寄到。

市民关心信件投递事项

“不少老乡和我一样习惯写信。”汪先生说,虽然手机通讯方便,但有时写信更显情真意切。

前年大学毕业的王依在市府大道一家单位上班,每到元旦节前一周,她就开始准备给外地的大学同学寄明信片了。

“寄明信片的习惯是在读大学时养成的,每到大的节日,小伙伴们会互相写信祝福,出去旅游时也会寄张明信片回来。”去年元旦前,王依写了七八张明信片,贴上邮票后,找到市府大道上一个离单位最近的邮筒。

“把一叠明信片放进邮筒时,心情挺紧张的。”王依说,虽然邮筒看起来很新,上面也标注了每天的开箱时间,但还是会担心寄不寄得到。

直到过了几天,外地的同学回复说明信片已经收到了,王依这才放下心来。后来寄信时,她不会再忧虑信能不能寄到这个问题了。

市区目前有73个街面邮筒

写信的人越来越少了,邮筒每天都会打开吗?市区目前设有多少个邮筒呢?对于市民关心的这些问题,记者咨询了市邮政公司运营管理部业务管理员杨世银。

杨世银告诉记者,目前椒、黄、路三区城区范围内共有街面邮筒73个,主要人口聚居区平均一至两公里服务半径;农村(包括村邮站)共有邮筒箱1053个。

“邮筒上都标注有开箱时间,由于邮筒分布的路程远近不同,开箱时间会稍微有些偏差,但一天开一次是肯定的。”杨世银说,虽然投递的信件类别无法精确分类,但绝大多数都为商业信件,其中尤以消费类账单居多,近些年来邮筒中收到的个人信件呈下降趋势。

杨世银说,在元旦、春节等节假日时,信件量会明显增多。但在平时,有些邮筒里可能连开几天都见不到一封信。

写信群体以学生和老年人为主

孙超是市邮政公司椒江分公司的投递员,他也见证了个人信件从辉煌到冷清的变化。

“以前信件比较多,大家什么事都喜欢写信。至少在五六年前,从元旦开始到春节这段时间,小邮筒箱还经常被各类明信片塞满,开箱时都要拿袋子装。”孙超说,现在写信的人少了,邮筒也慢慢被人淡忘了,赶上节假日时才热闹一点,能有不少贺卡和明信片。

“我也碰到过市民不确定邮筒还开不开,自己等在邮筒旁把信交给我的。”每次碰到这种情况,孙超都会和他们解释一遍:“不管有没有信件,邮筒每天都会开箱的,请大家放心。”

孙超留意到,现在寄信的群体以学生居多,写信寄给远方的笔友,也有不少习惯用信交流的老年人,时常写信寄给亲戚。“虽然如今通讯更方便了,但信件给人的情怀无法取代,喜欢写信的人依然有,我们也要做好服务。”

市民分享自己的书信记忆
你可记得上次写信是什么时候吗?早年将信件慎重地投入邮筒,焦急地等待对方回信的心情,如今还留恋吗?
随着时代的发展,现在打个电话、发个微信,即使远隔千里也能瞬间联系,而在以前,承担这份重任的是一纸书信。渐渐地,写信不流行了,但街边的那抹邮筒绿依然亮丽。
记者在市区多条主干道上随机采访了近20位市民,了解他们的“书信记忆”。其中,多数的中年市民表示已经好几年没有写过信,也不知道该如何提笔了;不少年轻市民表示,每逢元旦自己都会给省内的同学寄贺卡;只有一位大学毕业两年的市民说,自己一直和宁波的大学同学有书信往来。
“感觉写信是老一辈人的回忆了,以前通讯技术不发达,没办法取得联系,只能靠写信。”今年50岁的市民陈先生回忆,以前最难熬的就是等回信的时候,“本来想到一件事情要和之前共事过的兄弟分享,但等到他收到信、我再收到他回信时,这股热乎劲也过去了。”
陈先生说,虽然现在不写信了,但定期的电话交流都还在。“有时候想想,确实挺怀念那段写信的日子,这份情怀难以忘记。”
刚回台州工作两年的张婷,一直和大学闺蜜保持着一月一封信的交流频率。“因为那时我们都刚参加工作,难免会碰到一些瓶颈,不管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,我们都习惯互相分享。”
有时候,电话里难以启齿的、微信里不好表达的话,张婷都把它写进信里。“感觉信就像个很好的聆听者一样,能接纳我的坏情绪或是兴奋点。这样写信呈现出来的情感会更细腻,我同学也能更感受地更真切。”
有个小细节张婷一直印象深刻,有一回她和这位闺蜜闹矛盾了,于是满怀情绪提笔给她写信。“结果写着写着就想开了,是自己有点任性了,如果当时直接打电话过去吵,可能会影响到两人的友谊,写信给了我很好的缓冲时间。”于是,每次遇到事情,张婷总喜欢提起笔来慢慢写。
责任编辑:杨能勇
相关阅读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