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一个人去非洲教书

2018-02-13  12:50:09  来源:杭州日报  

我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,从小到大都是宅女,参加工作前去过的最远地方是富阳。做了老师后,陪学生最远去过台湾。2016年以前,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远离家人,一个人去非洲教书。

这辈子我第一次一个人出门,就是2016年坐高铁去北京参加外交部外派教师培训。第二次一个人出门,就要独自从杭州飞广州,再从广州飞肯尼亚。

2016年5月的一天,我们学校的张校长在群里说,外交部要在我们学校征集一名语文老师外派去国外教语文。是比较发达的国家,不需要英语水平,重点强调了“比较发达”几个字。而且,可以带孩子一起过去上学。

有意向的话,第二天报给他。

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家,一直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我想比较发达的意思,至少应该是德国这类国家吧,如果能带上女儿出去学一年英语,也挺好,便报了名。

回家跟先生一说,他也很高兴。我在胜利实验小学教语文,他是时代小学的数学老师,如果我把女儿带走,他会轻松很多。

过了两天,校长告诉我,一共有五名老师报名,学校综合考虑推荐我去,6月3日就要带我去省厅签协议。

签协议的时候,我仔细看了,协议上也没写到底是去哪里,只知道是驻外人员就读的阳光学校。

7月份就要去北京培训了,六月底还不知道去的是哪个国家,我每天追着外交部的联络人问。被我问得烦了,他才告诉我,去的是肯尼亚。

我一听是肯尼亚,马上百度,发现是非洲,整个人就傻了。

联络人担心我不去,说不好意思啊,去那么艰苦的地方,还安慰我,常驻是比较辛苦,但是旅游是很好的,你的家人也可以来看你。

我只好强撑说,没关系,我还是能吃苦耐劳的。

原本打算我把女儿带走,让先生轻松一年,最后反而变成他又做爹又做妈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告诉校长去的是非洲,校长脸都白了,说怎么可能,我马上去问问。

校长问完回来说,还是蛮好的一个国家,肯尼亚在非洲,相当于中国的上海。你如果有什么困难,学校能帮你解决的都帮你解决。

我去的是肯尼亚阳光学校。阳光学校是专门给驻外人员的孩子办的,流动性很大,年龄参差不齐。1990年在美国大使馆办了第一所阳光学校,肯尼亚的这所学校是第十八所,一共两个人,大使夫人是校长,我是唯一的老师。

7月19日我坐高铁去北京培训,主要就是讲一些需要注意的安全问题。

回到杭州,我买了一本毕淑敏的《非洲三万里》来看,网上也查了一下肯尼亚的情况。

联络人说,锅碗瓢盆床上用品被子都得自己带,自己烧饭。我从小到大没烧过饭,我带了个电饭煲和热水壶、米、茶叶,两双碗筷。我妈临时教了我几个简单的菜,都是胡萝卜丁豌豆肉丁和饭一起焖。

印象中,非洲都是很热很晒的,所以我只准备了一条空调被,一条毯子,很多连衣裙。

我的学生从小学到高中的都有,要求我自己准备好教材带到肯尼亚。

我说我是小学老师,没教过高中,不会。他们说,你不会也得会,可以现学现教。我女儿正好读高一,后来每次上高中课程的时候,我就问女儿,他们的老师是怎么教的,真的就现学现卖。

八月份正在放暑假,书店里也买不到初中的课本,最后到其他学校去借了三套初中教材,又从我们学校拿了小学课本和一些教辅配套练习,一共带了二十多套书过去。

我8月21日从杭州出发,先飞广州,午夜十二点半再从广州飞十一个小时到肯尼亚。因为时差的关系,到那边是早上六点,天刚蒙蒙亮。一出机场就觉得好冷,跟我想象的非洲完全不一样,我们杭州夏天这里是冬天,只有十几摄氏度,和杭州深秋的感觉差不多,早晚温差非常大。

路上都是中国七八十年代的建筑,看见很大的鸟在天上飞,他们告诉我这个鸟叫垃圾鸟,专门吃垃圾的。下午三点,大使馆办公室主任的夫人带我去买日用品,看到路边很多人在吃饭,当地人饿了才吃,不饿不吃,一天两顿,中午有时候就啃一个随处可见的牛油果。

主任带我去银行换钱,到了一个mall里面,我打开包准备拿钱。她很紧张地扑上来一把捏住我的包,说你不要在这里拿钱。

银行开了很小很小的一扇门,只够一个人进出。到了银行里面,她还叮嘱我:你悄悄地把钱拿出来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肯尼亚很不安全,出门必须结伴,还必须开车才行。抢劫很多,破案率很低。

我到第一天,使馆工作人员带我去吃饭接风,把我带到一个居民楼,我还很奇怪,这里怎么会有饭店。到了二楼,发现是一个中国人开的餐馆,很隐蔽,门口除了有保安,还装有一扇大铁门锁着,有客人来才打开,人一进去马上锁上。

我住大使馆办公楼里的一套两室一厅,一层楼都只有我一个人,我很害怕,晚上我把水壶碗全部放在凳子上摆在门口,刚到有时差,晚上特别冷,我把带来的被子毯子全部叠起来盖,还冷,睡不着。就听到鸟叫,怎么有那么多鸟在叫,而且叫得很凄惨,感觉像在叫孩子回家。

我到了后先做了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,9月3日星期六开学。教室是由一个小宴会厅改的,一共十来个孩子,最小的孩子四岁半。

平时大家轮流上课,到星期六一起上主题课。开始的时候每周都要想一个主题,每次主题活动都要写文案,感觉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。

后来我按月来搞主题活动,传统节日月,科学探索月、学雷锋月、幸福童年……一年十二次主题活动一下都有了。

几个年级在一起上课,我本来计划理想的状态是:这边的孩子写作业,那边的孩子上课。事实上,不完全能这样,这边上课,那边也很感兴趣,会凑热闹。比如,三年级上《金色的草地》,讲到“蒲公英白天开花,草地就成了金色的”,四年级的孩子以前没学过,听到就很有兴趣地问,那下雨天呢,下雨天蒲公英是张开还是合拢呢?

我要备六种不同的课,还要想怎么能一起上。我五音不全,还要教音乐、美术。

这些孩子白天上国际学校,晚上才到阳光学校学习中文,我上课从下午五点开始要到晚上八点多,多的时候一天要上五节课。

一年级的放学,三四年级的来上课,他们放学,初中的又来。一节课三十五分钟,下课五分钟。孩子上课,家长在下面等,围着大使馆散步,走一圈正好三百米。

有些孩子从小就出去,四年级了,还不会写中文,更不用说作文了,看了我就傻了,只好慢慢教。第一次写景,我说一句她写一句,几次过后就很好了。

学了三个单元,写一个童话故事,写了满满两页,自己很激动,家长也很激动,能写那么长的作文了。我也很激动,很有成就感。

还有个三年级的孩子写了一百个字就说,老师,我累死了,但是我还有好多内容想写。我说那我帮你写吧。

三年级的学生认识字,但不认识拼音,我给一年级孩子上课,就叫三年级的也来一起学拼音。这种特殊的授课方式,考试全部要自己出试卷,作业也要自己设计自己编,所有的作业必须在课堂内完成。

平时单元考都是随堂考。第一次一年级考试很搞笑,当地没有考试的概念,他们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叫考试。我说考试是不能看书的,他们第一次体验考试,很开心,说,我能不能把考卷拿回去给爸爸妈妈看一下?

期末考试,也全部自己设计试卷,要存档案的。

虽然白天不上课,但我都六点多自然醒,他们八点半上班,我就开始干活。上午备课,把作业印出来,下午我会做一点自己的事情,学英语半小时,看看书。给孩子们编作文集。有时候写新闻报道给外交部。

当地最常见的绿色蔬菜叫苏库玛,因为天热,苏库玛长很快,一下就半人高了。日用品很紧俏,牙膏卫生巾都是进口的,我一周买一次菜,搭别人的车去大超市里买,每次都土豆、胡萝卜、番茄、黄瓜,就用我妈教我的方法烧。

当地水很紧张,四十多个部落之间常常为了抢水要打架的。大使说,我们中国给他们造马路造铁路,造路的时候就一起给他们造水塘,这样雨季就可以蓄水。

我问大使为什么他们不自己挖水塘,大使说他们只接受上帝的馈赠,整天饿着肚子蹲在路边等上帝。他们认为中国人是上帝派来的。

他们的土地很宽广,但是他们不种,懒得种。

肯尼亚8月8日大选,大选前两周就不上班,一片混乱,政府瘫痪交通瘫痪。有一个中资企业协会的副会长,在路上慢跑,戴了一副比较漂亮的耳机。两个黑人摩托车开过去了,又回来掏出手枪,对着他的额头开了一枪。

枪里没有子弹,但是额头肿了一个大包,耳机被抢走了。警察常常把车拦下来找各种茬,保安也会和小偷联合起来入室盗窃。

我们平时都不出使馆大门,唯一一次在马上走,是和另外一个人,就是出了大使馆的门,走了一千米去买面包。两个人什么都不带,就带了买面包的钱,走在路上,心都是抖的。

我还跟盗匪面对面接触过。

肯尼亚的教学工作快结束的时候,先生带着女儿来接我。我本来住在大使馆的办公楼,但他们进不来,使馆就安排我住在外面,使馆租的小区房。

我住在三楼。那天下午三点,有人来按门铃。我们大使馆租的房子都会安装防盗门,其他国家的没有。我从猫眼里看了一下,是个胖胖的当地黑人妇女。我就开门,问她什么事。

她说她是住402的,拿着手机,指指充电的地方,意思是要充电。我就借给她充电器。

她拿走充电器后,我才奇怪,住在这里怎么会没有充电器?我想不还我就算了。

到六点左右她来还我充电器了。

后来才知道,六点左右两户人家被入室盗窃了,住401的德国小伙,还有我旁边的303,电脑,手机都被拿走了,保险柜都被撬了。小伙子在一楼锻炼,回去就发现被盗,追到一楼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车开走了。

盗贼是一女三男,女的就是借我充电器的那个黑人妇女。他们先租下402,交了订金,来试住一个礼拜,就利用这个时间入室盗窃。

到了年底,国际学校放假了,圣诞节有二十天假期,我就回来了一次。回来觉得中国真好,真安全。

网上买的票,我不会英语,使馆办公室的人就联系了机场的一个值班经理接待我。值班经理是个肯尼亚的黑人姑娘,一看我是去杭州,很激动地用中文说:哎呀,杭州啊,是我的故乡啊。

我说,啊?杭州是你的故乡?她说是啊,我是亚洲城国际娱乐大学留学毕业的。我说,哦,那是你的第二故乡。

听说是中国人,当地人都很羡慕,会说china,china。

我一回来,我爸妈过年的菜都烧出来了。虽然我都是报喜不报忧,父母还是会担心我。我妈生病,血压一下飙到两百多,我老公一个人带着她去做CT,还是挺心酸的。

我在胜利实验学校带的是五年级,这个年级是我从一年级就开始接的,很有感情。我走的时候,学校安排了一位很好的老师来接替我,家长们自发组织来送我。

那次回来,我专程回学校去看了看孩子们,给他们带了些肯尼亚的特产肥皂石。孩子们很珍惜,用毛巾包起来。

阳光学校1月1日开学,我12月29日就要返回肯尼亚。

阳光学校有一个学生,妈妈是中国人,爸爸是肯尼亚人。爸爸在东北留学遇见了东北姑娘,东北姑娘就嫁到肯尼亚,生了两个孩子。妈妈在内罗毕孔子学院当老师,为了培养他们,妹妹四岁半在我班里,哥哥送到中国东北读了一年级一个学期。

圣诞节过完,妈妈来接哥哥回肯尼亚,我们在广州机场遇到了,结伴回肯尼亚。

肯尼亚找工作很难,大马路上很多人躺着,等着你叫他去工作,内罗毕大学毕业的都只能在使馆里扫地。

在肯尼亚最大的痛苦是寂寞,几乎不出使馆大门。早上把稀饭煮好,就在馆里走半小时,围着网球场走小圈,或者围着办公楼走大圈,晚上八点半下课再走半小时。

大使馆里大部分人都只有这个爱好,靠走路打发无聊时光,有时候十几个人一起走,大使也来走,走完还要去加班。

大使馆里有一棵很大的枇杷树,一棵桑葚,一年结两次果,我们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摘果子吃。

7月24日,家里人来接我,在肯尼亚待了一个星期。

带女儿去看了非洲动物大迁徙,我们开着车去找动物,看到动物自由奔跑,漫山遍野的犀牛,水里都是河马,发出很大的响鼻声,很震撼。

在外面,中国人就像一大家子,感情很好。孩子们都来送我,说要到杭州来看我。我圣诞节回来,去的时候给孩子们带了藕粉,他们都觉得特别好吃。

我感受最深的是,外交官在电视上都很光鲜,其实很苦,不仅不自由,还很危险。使馆工作人员就这么几个人,要做这么多工作。但他们的工作也很有意义,国家的形象都是靠他们撑起来的。

肯尼亚航空公司罢工,使馆参赞马上去机场了解情况,看看有没有中国人或华侨滞留。办公室工作人员手机24小时都要开着,担心国人和华侨求助。被抢了被盗了,或者生命受到威胁,都要找使馆。

2016年10月22日,星期六下午,使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来拼命敲我的房间门。被索马里海盗关押了四年多的人质安全获救了,他来拿库存在这里的新衣服、新鞋子、新袜子。

2012年3月,阿曼籍台湾渔船“NAHAM3”遭索马里海盗劫持,船上有来自中国、菲律宾、印度尼西亚、越南、柬埔寨的29名船员。

外交部的同志们几年来一直在和绑匪谈判,想办法营救这些人质,从来没放弃。为他们准备的这些衣物已经搁了好几年了,终于派上用场了。

大使先生在外出差,正好返回内罗毕,直接在机场迎接他们。

外交部将死里逃生的9名大陆船员和1名台湾船员带去体检,并护送他们回祖国。

第二个感受,中国人好强大,身为中国人很骄傲。在肯尼亚有五万中国人,祖国是强大的后盾。

第三个感受,驻外人员很不容易,牺牲蛮多,家里有老人也照顾不到,很不容易。他们的孩子没法在国内长大,还是需要有老师愿意去教教他们。

我的人生一直很顺,很幸运,肯尼亚的教学经历让我成长很多。

我还是挺骄傲的,没想到自己能坚持到完成任务。有一个小姑娘外交官,和我成了好朋友,她是北京贸大研究生毕业的,一直不习惯,每天和父母视频很久,哭了半年。

回来后,我带的六年级已经毕业了,上初中了。校长为了圆我的梦,又让我接一个六年级。

去年教师节,上城区教育局的“向人民报告”晚会,我被评了金桂奖,评为“上城区十佳交流教师”。毕业的四个学生代表偷偷来,还上台发言。有个孩子说,胡老师,你的口头禅就是,弄不灵清。我向你报告,我们现在长大了,弄得灵清了。

11月28号在杭州电视台有个颁奖晚会,我被评为杭州市第五届“最美杭州人--感动杭城十佳教师”,我们全班孩子都来当亲友团。

现在,学校开了个“走进非洲”的选修课,我在课上给他们泡肯尼亚茶,讲肯尼亚的风土人情。

自己经历过,讲起来特别不一样,孩子们也爱听。

外派一年,对我改变最大的是两件事,一是我慢下来了,以前我很急,追求完美,学生教了几遍还不会就会急,不学会就不让走。现在不急了,今天不会,没关系,明天再来,还不会,再继续。肯尼亚那些孩子,好几年没学,不也能学会吗?也没慢多少,总能学会的。

对我自己也不急了,干不完的事,明天再干,不要和自己过不去。

另外一个就是更珍惜身体了,去肯尼亚以前我是个从来不锻炼的人。在那里每天围着大使馆散步,成习惯了,回来不散步就难受。我住在三桥对面,每天坐96路车在桥这边下车,然后走到学校。每天走二十五分钟。

临去肯尼亚前,同事都和我开玩笑,说你去了非洲回来,肯定比体育老师还要黑。结果,我回来比以前还要白。以后如果还有机会出去,我希望到自由行动的国家去看看。

责任编辑:张舒婷
相关阅读
博聚网